侯夫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八十六片龙鳞(六)

  乳母的识相让玲珑的生活品质直线上升!陈秋吾已经成年, 早已不需要乳母跟在身边,乳母平日要做的,便是伺候玲珑, 相处了几天, 她便知道玲珑不是那种会苛责下人的主子,而且只要你真心对她好,她就决不会亏待你。

  这样一来,乳母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——太太在乡下这辈子都不知会不会来沪城,她当然是听少奶奶的比较好!

  陈秋吾回国后, 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去沪城大学报到, 看得出他真是一心想要报效祖国,再艰苦的环境他也能克服。玲珑没去沪城大学看过,但跟着去的长生回来是有无数苦水要吐。

  “……您不知道!那地方!窄的!给分配的宿舍楼,转个身都能碰着人!还开不出多少工资!”长生絮絮叨叨个没完, “要带的班级又多,上的课也多,咱们少爷……怎么撑得起!”

  玲珑懒洋洋地剥着葡萄, “为爱发电呗, 谁让他是有志青年呢。”

  长生没听懂:“为爱……什么?”

  玲珑瞥他一眼, 笑着重复一遍:“为爱发电, 有情饮水饱, 听懂了没有?你们家少爷自愿的,吃苦使人成长,横竖又不用你住在那儿, 你着急什么?”

  长生那是替自家少爷委屈呀!反正他觉得就这么个条件跟环境,根本配不上他家少爷!

  陈秋吾跟在后头进来,斥责道:“长生,你又在胡说什么?我不是跟你说过了,不要总是拿外物来衡量我的工作!”

  “你家少爷有钱,他去当先生又不是为了扬名立万,也不是为了填饱肚皮,纯粹是个人追求,你呀,要论起境界,还是要差你家少爷一大截。”玲珑调侃说。

  乳母道:“可不是嘛,长生这傻小子,哪里能跟少爷比!他那脑袋瓜里成天就仨五俩枣儿的,不成气候!没得出息!”

  长生被乳母训了,也不敢辩驳,谁叫在场四个人他地位最低呢?不过他是真的替自家少爷委屈。

  “对了秋吾。”玲珑朝他伸出手,“给我钱,我要用。”

  陈秋吾问都没问她要钱做什么:“要多少?”

  “嗯……先给个一千大洋吧。”

  此话一出,乳母与长生齐齐看过来,一千大洋?够再买个陈公馆了!

  但他们家少爷愣是什么也没说,直接写了支票递过去,甚至宠溺道:“都说了把钱都给你管着,你又不肯,却又伸手问我要,都在你手里,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便是。”

  玲珑笑眯眯道:“那哪儿能行呢,我给你管钱,那这陈公馆上上下下的琐事就都还得我来,我才不受那个罪。”

  陈秋吾失笑,让乳母跟长生下去,两人带上房门,分别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之色,但谁也没说话,毕竟这是主子们的事儿,乳母也是不会写信告诉陈太太的,太太知道了,也许要责备少爷少奶奶,可她能捞着什么好?最后不还是要在陈公馆伺候?与其费力不讨好,还不如直接站在少爷少奶奶这一头。

  陈秋吾是学历史的,在沪城大学自然也教历史,他忙于上班,便不可能全天陪伴小妻子,玲珑在家里做些什么,他也全然不知。总之只要她安全,那做什么都可以。

  只有乳母跟长寿知道,他们家少奶奶是个做大事的!

  她居然一声不吭买下了一家报社!

  这一千大洋虽然也是一笔巨款,可要买在沪城买个小洋楼还成,要买报社,那是万万不够的,偏偏少奶奶有本事,愣是拿这一千大洋当本钱,只用了一个月,便翻了一百倍,到手了十万大洋!全程跟在玲珑身边的乳母与长寿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,最可怕的是什么,最可怕的是少奶奶这还不够,财大气粗的买下了《沪城日报》,又买了几个工厂,广招工人,看得自以为已经见过许多世面的乳母跟长寿瑟瑟发抖。

  少爷给的那一千大洋,倘若给他们,他们连银行都不放心存,只会找个隐蔽的地方挖个坑埋起来,做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符号,但在少奶奶手里,愣是钱生钱,生不尽用不完!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?赚钱原来是如此容易的一件事吗?那沪城街上怎么还有那么多穷苦的工人,为了一个大洋跑老远的黄包车夫,码头上搬货搬到卸力的脚夫?

  兴许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不同罢!

  除却几个核心人物,并没有人知道奄奄一息的《沪城日报》已经易了主,也没人知道有人大手笔买下了几座药厂与工厂,并且迅速开展了生产线,但这几座厂子的开业,给予了沪城许许多多拮据清苦连吃饱饭都是问题的人家活路。

  玲珑只负责计划不负责出头,她肯动脑子已经是了不得,还敢让她来回跑那简直就是做梦,因此在每天去沪城大学任教的陈秋吾跟长生看来,她便是每日待在家中闲坐,偶尔出去逛一逛,满是闲情逸致的小妇人。

  长生用羡慕的口吻跟长寿说的时候,发现他兄弟正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光瞅着他,顿时愣了:“干啥。你这是啥眼神?难道我说的不对?你难道不羡慕少奶奶的生活?”

  长寿觉得少奶奶有句话说得对,不与夏虫语冰,他摇摇头,不想理他兄弟这个井底之外,抬腿走了。

  长生:?

  怎么他兄弟就开始嫌弃他了?

  陈秋吾每日除了给人上课,传道受业之外,空闲之余都在爬格子,买了那种方方正正的格子纸写东西。他胸怀天下,又见多识广,往往一针见血,然而这样的文章,怎么说呢,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时代,在这个人人混沌的年头,没多少人能静得下心来看,而且陈秋吾的文章太过辛辣犀利,与他这个人温润宽厚的外表截然不同,沪城的几家报社,更愿意登一些招工广告及香艳传闻,忧国忧民?不存在的。

  没看到忧国忧民的《沪城日报》是怎么凉了的吗?

  如今沪城已经隶属于北方大军阀王家管辖,而王家人的做派,实在是令人不敢苟同,先不说他们那乱糟糟的一大家子,光是那王大帅,便有个特殊至极的爱好,特殊到想讨好他的人都能做出说不得的腌臜事儿来谄媚逢迎——他好人|妻!

  那些不愿意从的,丈夫被打死,妻子被霸占,他又跋扈蛮横,不仅强占人家妻子,还玩过就丢。至于那些个主动送上美貌妻子讨好的,他便睡,睡过也不收入帅府,而是给对方男人点好处就算完了,说句不好听的,简直就是连狎妓都舍不得出钱,要白占便宜的那种人!

  《沪城日报》就是因为刊登了一篇讽刺他的文章而遭到打压,报社老板走投无路只好贱卖,玲珑便是趁机捡漏。不过她买了报社后并没有立刻重新开业,而是先弄了厂子,让厂子走上正规。

  除却药厂外,还有印刷厂、服装厂、食品厂等等,她最不缺的便是钱,因此对赚钱没什么兴趣,不把赚钱当目标,弄这些纯粹是为了玩,勉强也算是为了陈秋吾吧。

  见《沪城日报》都遭到如此下场,其他报社更加不敢多说话,毕竟谁也不想丢掉饭碗。

  据说那王大帅本身只是个小兵,前身还是末代王爷的手下,前朝倾覆,他率领一群人投奔了当时的土匪头子,后来那土匪头子与人火拼死了,他便顺理成章接收了对方的人——顺便还接收了土匪头子的姨娘跟几个女儿,要说这人别的本事没有,落井下石翻脸无情是一流,今儿个跟你结盟,明儿就能背后捅你一刀,没脸没皮,油滑狡诈,偏偏还有一副好气运,愣是没吃过什么大亏,俨然已成北方霸主。

  瞧那德性,像是想复辟王朝,自己当皇帝呢。

  这样的人自然不用希望他能有什么民族气节,他甚至还跟东瀛人合作,用普通人的血肉之躯去建铁路——听着利国利民是吧?其实一个大洋都不给,每天给一碗清的见底的饭,便要人拼命干活,有人累死了腐烂生蛆直接丢掉,天热出了瘟疫,二话不说便把所有工人召集起来屠杀完毕,再一把火把站子给烧掉,这样便不会传播开来,可以说是相当无情无义的东瀛人走狗。

  靠着这份脸皮跟狠劲儿,王大帅呼风唤雨无所不能,东瀛人提供给他武器军需,他便靠着这个作威作福。

  且他好大喜功,不喜欢听人批评自己,谁敢批评他他就要谁的命,小心眼的不行。

  说他令人作呕,一点都不夸张。

  这人几乎集齐了人性中最恶劣最肮脏的一面,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个闪光点,活着就是为了享乐,享乐就要压迫别人。

  沪城这地方交通方便,洋人很多,因此管制稍微松懈些,一等洋人二等军阀三等富人下贱平民这话可不是说假的,只要你是洋人,你就能在沪城享受最高待遇,哪怕你看上个姑娘,青天白日把她拖进巷子里强|奸了,那群糊涂虫警察也不会判罪,反倒要责怪那女人不检点。

  好端端的不在家里待着非要出门招惹男人,简直就是活该,一天天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侯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剑神归来只为原作者侯爷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侯爷并收藏侯夫人最新章节